18161178561 污染能治就是好“猫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当前位置:明仕亚洲娱乐 > 新旧闻 > 大河庄打井的日子
服务项目
联系方式

公司地址:成都市金牛区五里墩路1号(电子十所)
联系电话:(028)66452966  66452988
公司传真:(028)87343855

大河庄打井的日子

2013-11-12

大河庄打井的日子

在风沙弥漫的黄河故道上,连绵着一座座沙丘。似乎是在沙丘的尽头,隐约有一座村庄,我们就住在这个村子里。

村叫大河庄。

大河庄的井水是红的,苦咸而涩,有一股铁锈的味道。

那井水不能浇庄稼。一浇,庄稼苗就会发黄枯死。

姑娘不能笑。一笑露出一口黄牙,即使美如西施,也黯然失色了。

三十多年前,我来到了这个钻机队。钟机长给我倒了一杯水,我一路大汗淋漓正渴得嗓子冒烟,端起杯子就往肚里灌。水一入口,我就觉得嗓子里发苦,待把一口水咽下去,便涩得拉不动舌头了。于是我便骂道:“这是什么尿臊水呀!”工友们都笑了:

“正是因为这地下300米以上净是这尿臊水,才让咱们来打机井,找甜水!”我听了不好意思地点点头,方明白了自己的使命。

钻机安在村北地里,矗立着一座高高的钻塔。那时每天24小时“三班倒”,晚上上了夜班,白天在家休息。当睡到再也睡不着的时候,独守着一座空屋,我就总思索一个问题:这里的人怎么活?自从黄河改道,他们来这里定居,喝着苦涩咸水,在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,多么艰难地活着!

这是一座荒弃的家园。院子里草深没膝。东屋掀了上盖。墙外孤独着一棵白杨。不知道曾是谁的家。

有一回工友老田指着乌黑的房梁说,这上面吊死过一个年轻的小媳妇。后来我听说,这个年轻的小媳妇是江南人,跟一个复员军人来这黄河故道定居。真是这样吗?我问村里人,村里人笑笑,让你越发感到神秘!

午后,村子里很静,公鸡不再叫午,慵倦的阳光懒懒地照着院子里的荒草。又是我一个人。我不敢看那乌黑的房梁。尽管我不看房梁,但在我幻觉里,那个年轻的小媳妇却无处不在。我斜躺着,眯细起眼睛,忽觉有一张美丽的脸俯过来,鼓起红鲜鲜的小嘴,冲我吹凉气儿。于是,胳膊上汗毛倒伏了,头发变得乱蓬蓬的了。我一惊睁了眼,一股凉风透窗而来……

一天晚上值夜班,一股欢乐的气氛感染了我。走到池边,发现搅拌泥浆的人中添了一个陌生的女子。女子美得如梦似幻,让人怀疑她的真实:漫漫黄河故道,不是风就是沙,喝的是又咸又涩的水,为什么女子竟长得这样美丽呢?

姑娘见我一直盯着她,羞涩得掩口一笑,就把脸扭开了。

老海说:她是秋儿。

我们钻机上有个小伙子叫王新刚。王新刚的父亲是一个老红军。老红军的老伴去了世,他年过半百又结了婚,才生下了王新刚。老年得子,视若掌上明珠。然而老红军还是把他送到了钻机上,说是让他喝点儿苦水!

王新刚说他失恋过。他说他失恋最痛苦的时候,曾爬到一座很高很高的大楼上,想要跳下去……他这么痴情,使我觉得挺可怕。

又一次夜间零点的闹钟响了,我球一样弹起来,还在迷怔,脑子里立刻映现出秋儿美丽的影子。正穿衣服,一个黑影闪进屋里。原来是王新刚,他非要替我去上夜班不可。怎么呢?我问他。王新刚苦苦哀求:让我也去欣赏欣赏吧。我刮了一下王新刚的鼻子。

正睡得香甜,忽然我被惊醒了,只听见暗夜里街上有人喊:井上出事了!

天黑黑的,大地还在沉睡。我一口气跑到井场上。井场上人声鼎沸来来往往个个一脸阴云———钻头被埋住了。

王新刚被传送带打伤了。

我看见几个工友从帆布工棚里抬出了王新刚,他脸色煞白,已昏了过去,一只大手血肉模糊……村子里的拖拉机来了,载走了王新刚。

井场上静下来。我伫望东方,心情复杂,红色的早霞和血肉模糊的大手,在我眼前交替出现,我的眼睛湿润了。忽然,我听见了一阵啜泣声。转到帆布工棚的后面,只见秋儿低着头,反复地在手上绞缠那块蓝花花的手绢……

钻头被埋住之后,我们依然是“三班倒”,为的是护好井眼,保住水母,看管好那些大大小小的工具。闲起来的滋味不好受,总觉得时间过得慢,日子过得发腻,就生出了烦躁和苦闷。夜里苦守在井场上,我们就划起拳来。划拳声先低后高,从工棚里飞出去,在静夜里传得很远。正划得高兴,忽然老田停了拳,一脸惊慌。我问他怎么了?老田说,他一恍惚看见从工棚里露出一个女子的脸,一笑就不见了。许是那年轻小媳妇的鬼魂吧?我们都惊呆了,屏住气息,竖起耳朵听动静。一缕清风吹过,许久没有声音,于是我壮着胆子走出工棚。月照故道,一片银白,远处立着一位红衣女子。是秋儿!秋儿说她来打听王新刚的伤势。我说刚去医院看过了,怕是要落下残废。秋儿就叹息了,那可怎么好?我说,也是没办法的事。

那个冬天出奇的冷。黄河故道上无遮无拦,西伯利亚的寒流长驱直入,寒冷常常封锁了这个平原上的村庄。终于盼到春天,黄河故道的路边上沟畔上,偶尔有嫩绿的荠菜长出来。高大挺拔的毛白杨树上挂满了杨花。那一天,民工搅拌泥浆,冲出了很多沙子。老贵说:冲了一个冬天,我估摸沙子也该差不多了,咱们提提钻杆吧!我们都只当是试试,没寻思能提得上来,可是扳了闸,钻杆竟顺顺当当地提上来了,像瓜熟了蒂落一样自然!井终于打成了。

苦尽甘来。这是黄河故道上的第一眼甜水井。下管子的那一天,风息沙落天蓝云白满地阳光。黄河故道的人都说,这是一个好日子,很吉祥。

井场上围了很多人,里三层外三层层层叠叠。都是没有喝过甜水的人。忽然一个人影一闪,我看见了王新刚。王新刚的右手包扎着白纱布吊在胸前,眼睛里既有忧伤又有喜悦。

来了一支迎亲的队伍。唢呐高奏,锣鼓齐鸣,披红挂彩的拖拉机“突突突”驶过去。今天是秋儿的喜日子。

然而迎亲的队伍很快就从村子里回来了。唢呐停了,锣鼓息了,拖拉机没有迎娶来新娘子……

新娘子说:她要等到喝过娘家的甜水再上车!

那天村里杀了一头猪,做了红烧猪肉犒赏我们。午饭时每人一碗酒一碗红烧肉。我把酒肉端到王新刚面前。王新刚一句话没说,一碗酒喝了个精光,可红烧猪肉却没动一筷子。


  • 水环境污染修复·垃圾渗滤液处理零排放·乡镇污水处理·黑臭河治理生态修复·河道清淤·养殖废水综合治理·沼液浓缩制备有机液肥·沼渣循环利用·沼气净化·沼液无害化处理资源化利用·农业节水灌溉·酒厂锅底污水生活污水处置
    地址:成都市金牛区五里墩路1号天奥大厦(电子十所)  电话:(028)66452966  66452988  13880071630   传真:028-87343855
    QQ:1521983391 点击发送消息给对方1354659275   微信:dajing456  scdajing

    CopyRight © 

明仕亚洲娱乐,明仕亚洲官网手机版